Home中文

非排他性是NBA球鞋和博彩类合作协议的关键

在本月正式停摆之前,NBA对球鞋和博彩这两个类别的合作伙伴采取的非排他性策略为NBA带来了收入和市场价值。

A close up of the New Balance sneakers worn by Kawhi Leonard #2 of the LA Clippers during their game against the Golden State Warriors at Chase Center on March 10, 2020 in San Francisco, California. (Photo by Ezra Shaw/Getty Images)

在本月正式停摆之前,NBA对球鞋和博彩这两个类别的合作伙伴采取的非排他性策略为NBA带来了收入和市场价值。

在与彪马和安德玛成为合作伙伴后,今年2月NBA又在自己的球鞋合作伙伴名单中加上了纽百伦的名字。业内专家估计,这三项非排他性的球鞋合作协议的价值每年都在七位数到八位数之间。

NBA在球鞋合作伙伴这一类别中规定了非排他性,联盟允许各种品牌的代言人穿着他们的球鞋和球衣在全球范围内进行展示,从而宣传NBA球员并推动球迷关注NBA。作为联盟的官方球衣和服装合作伙伴,耐克将自动拥有这些权利。

作为长期合约的一部分,纽百伦赞助的球员将身穿带有各自球队logo的队服,纽百伦可以借助他们创造新的转播、数字和零售内容。

这家总部位于波士顿的品牌在2019年2月的NBA全明星赛上重新启动了篮球代言计划,当时全明星前锋科怀·伦纳德向世人展示了新款的纽百伦战靴。伦纳德在2019年7月以自由球员的身份加盟洛杉矶快船队,随后在2020年的全明星赛上首次上脚了自己签约纽百伦后的第一款签名鞋。

这份与NBA联盟的合作协议旨在巩固纽百伦作为篮球和田径领域领先品牌的地位。

在球鞋合作的领域,协议往往遵循明星球员代言的合作方式。

纽百伦的竞争对手彪马在2019年2月成为NBA官方营销和球鞋合作伙伴,在签下菲尼克斯太阳队的德安德烈·艾顿、费城76人队的扎伊尔·史密斯以及萨克拉门托国王队的马文·巴格利三世后,彪马终于在时隔二十年后重返NBA。

安德玛在2015年8月与NBA签署了一份协议来推广他们旗下以金州勇士队球星斯蒂芬·库里为代表的NBA球员。这份协议还使安德玛成为NBA新秀联合训练营的冠名合作伙伴以及NBA全球青少年篮球发展项目Jr. NBA的合作供应商。

NBA在球鞋领域的非排他性原则最近扩展到了体育博彩领域,目前在这一领域NBA在全球拥有11个合作伙伴。

专家认为NBA在市场中拥有一些官方认证和授权的体育博彩运营商是非常重要的,这些运营商同时也是NBA的推广者。

作为NBA联盟官方的体育博彩和数据合作伙伴,体育博彩运营商通过与竞争对手的差异化地位来获益。

2018年7月,NBA与著名的赌场和度假村运营公司米高梅集团达成了第一份也是金额最大的一份博彩运营商协议。这份仅面向美国国内市场、为期三年的协议价值约为2400万美元(约合2210万欧元),平均每年的价值高达800万美元。

NBA联盟还与美国市场的其他博彩运营商达成了授权交易,包括每日梦幻联盟(daily fantasy league)品牌Draftings和FanDuel、数字体育图书运营商William Hill和Unibet、在线和移动博彩供应商Stars Group和体育博彩App theScore Bet。除此之外还有澳大利亚的Tabcorp和BetEasy、墨西哥的Codere和拉丁美洲的Supermatch。

专家认为,上述集团的协议价值每年都高达7位数以上。

Most recent

Sixteen current NBA players to take part in inaugural "NBA 2K Players Tournament" Competitors include Kevin Durant, Trae Young, Donovan Mitchell, and Devon Booker

When the Indian Premier League enacted cost-cutting measures in March 2020, franchises were shocked given the relative profitability in recent years. John Duerden takes a closer look at how the coronavirus outbreak led to the decision.

The race’s popularity among young fans, both new and existing, has shown F1’s senior executives that video games and esports can be central to engaging under-25s.

The Covid-19 pandemic has hit Australia’s major sports with varying degrees of sever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