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中文

维斯杯主办方希望增添球场,并在2020年更改赛程

国际网球协会主席大卫·哈格蒂虽然为改制后的戴维斯杯感到惊叹,但是他承认明年将会做出一些赛程上的改动。

Alexander Zverev of Germany plays a forehand against Nick Kyrgios of Australia (Photo by Bradley Kanaris/Getty Images)

国际网球协会主席大卫·哈格蒂虽然为改制后的戴维斯杯感到惊叹,但是他承认明年将会做出一些赛程上的改动。

改制后的男子国家队网球比赛揭幕战已在上个月打响,西班牙在马德里La Caja Mágica球场的决赛中击败加拿大。

这项拥有18支队伍的锦标赛是一次喜忧参半的成功。大约有13万球迷观看了为期一周的比赛,但是在一些较早比赛的时段,观众人数则十分稀少。

在其他地方,四分之一决赛的比赛开场时间提前了30分钟,以此来减少较晚进行比赛给锦标赛带来的影响,最后比赛以美国对意大利的双打比赛在凌晨四点结束而告终。与此同时,这场比赛几乎没有在美国直播,只有美国队的比赛和决赛在有线网络FS2上直播。

尽管如此,由巴塞罗那后卫杰拉德·皮克运营的ITF和戴维斯杯商业伙伴科斯莫斯认为有极大的理由相信未来会有更乐观的发展。

哈格蒂在佛罗里达州劳德代尔堡举行的泛美地区运动协定大会上告诉《体育事业》报:“戴维斯杯有着很棒的开始,我们认为这是非常成功的。我们想做出的变化,便是希望最好的球员都在这,他们来了;我们想让决赛不仅仅只受到两国的关注而是全世界,从媒体的角度来说,我们做到了。超过13万的粉丝来到这里并营造了非常棒的氛围。”

哈格蒂称:“我们可以从明年学到一些基于赛程安排的东西,这也是我们的重点所在。我们是否要加入第四座球场来将比赛分摊开?我们是否要(在赛程中)加入几天?每天都有两个阶段的比赛,我们是否需要将提早几天开始比赛?”

对于在美国缺乏直播渠道,哈格蒂补充道:“美国是一个非典型的市场,因为在许多市场中,它得到了非常好的覆盖。在这点上,让消费者没能轻松地关注赛事,这让我们感到羞愧。这也是我们明年将努力工作改进的地方。”

随着职业网球运动员协会在新的一年发起了与戴维斯杯相竞争的团体锦标赛ATP杯,人们依旧希望科斯莫斯和ITF能够与ATP的新领导团体合作创造一个联合赛事。

哈格蒂说:“ATP有了新的领导班子,我和杰拉德都和新主席安德烈·高登兹进行了会面。澳网公开赛后我们还会与他进行更深层次的讨论。我们能一起工作非常有意义,但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好消息是我们正在开展对话。”

 

Most recent

World Snooker Tour rebrand aims to mark distinction as commercial arm of WPBSA New identity comes as tour seeks to expand further into international markets

Regulation has limited the extent to which China’s sporting stars can capitalise on their sporting prowess via commercial deals. But recent rule changes by the General Administration of Sports offers new possibilities. Chen Yaolin investigates.

Malaysia’s football clubs are to be formally privatised this year, but the journey from state support to self-sufficiency looks fraught, with questions over the future of broadcasting and sponsorship revenues. John Duerden takes a closer look.

M. James Ward speaks to golf club designer and researcher, Tom Wishon, about the shape of the golf industry with respect to merchandi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