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中文

拜因体育续签2021-2024赛季转播权困扰亚足联;中国主办2023年亚洲杯有望提高登峰体育收入

AFC Asian Cup

今年,亚足联希望从2021-2024赛季在中东和北非的媒体转播权当中增加收入,但由于地区性竞争不温不火,该愿景恐怕难以实现。但因为中国政府决定申办2023年亚洲杯足球赛,当前赛季亚足联在中国的转播权的价值有望提高。

在即将到来的亚足联赛季中,中东和北非地区的媒体转播权销售前景堪忧。然而2018年,在除了中东和北非之外的地区,亚足联2021-2028赛季的全球媒体和营销权被登峰体育买下,协议价值已经实现了八倍增长。这两者形成了鲜明对比。

目前,卡塔尔籍广播公司拜因媒体集团拥有2013-2020年这八年亚足联赛事在中东和北非地区的转播权,该转播权以3亿美元(2.63亿欧元)的价格购得,平均每赛季3750万美元。费用包括:2011年1500万美元签约费;2013-2016期间每年3375万美元;2017-2020年期间每年3750万美元。

 

亚足联不得不从2021-2028协议中将中东和北非地区的媒体转播权切割出来卖给拜因,因为根据当时的签约合同,亚足联给予其合作伙伴拜因媒体集团(当时的半岛电视台体育频道)续约2021-2024年的双重选择权。

去年6月至12月,拜因拥有优先谈判权。但此期间双方并未达成合作协议。据知情人士消息,拜因广播公司的报价是每赛季5000万美元,比之前大概增加了33%。但亚足联并不满足。

拜因现在有权与市场提供的最高价格竞争。但是正如一位版权所有者所说,亚足联面临的问题,是“中东地区再无市场可言”。

拜因的主要对手,泛地区付费电视运营商阿布扎比媒体和OSN,都陷入经济困境。沙特阿拉伯先前扬言将在该地区开办一家大型广播公司,但直至今日,未见任何实际行动。

据悉,在启动投标程序之前,亚足联将尝试与拜因谈协议。除了拜因缺乏竞争压力外,亚足联还面临巨大的绊脚石:BeoutQ。

BeoutQ长期以来在沙特阿拉伯境外运营海盗广播服务,损害了拜因数十亿美元的体育转播权投资价值,拜因对此深感不满。BeoutQ盗版牵涉到亚足联赛事转播权。BeoutQ对2019年1月5日至2月1日在阿联酋举行的亚洲杯的所有比赛都进行了现场直播。

拜因在每届亚洲杯足球赛的转播权投资,占其在亚足联总投资的7.5%,价格相当于2250万美元。

外界认为,除非盗版问题得到解决,否则拜因广播公司不太可能与亚足联达成新的协议。要解决盗版问题,可能需要亚足联的主动介入。在现任主席谢赫·萨勒曼·本·易卜拉欣·阿勒哈利法申请连任主席的前几个月,解决盗版问题可能会让其与沙特和来自中东的其他强大亚足联成员产生冲突。

在解决盗版问题方面,亚足联已经开始采取强硬立场。亚足联1月9日表示:“对于‘beoutQ’继续非法播出2019年阿联酋亚洲杯这一剽窃行径,亚足联表示强烈的谴责。亚足联已指示律师在沙特阿拉伯采取法律行为,并与其他权利受到侵犯的体育转播权所有者一道,共同维护合法利益。亚足联将通过保护商业和广播合作伙伴的合同权利,继续给予他们支持。”

至于亚足联指定沙特阿拉伯的何方律师,尚未明确。本周,SportBusiness 媒体请求亚足联对此事做出解释时,该管理机构表示,官方声明“有待更新”。

去年11月,拜因媒体集团体育内容执行总监Dan Markham向SportBusiness 媒体透露,盗版问题是“该行业面临的最大问题”。拜因表示,他们有证据证明该服务是由沙特阿拉伯境内运营的,并已提起诉讼要求终止该服务。拜因广播公司认为,这家盗版运营商由沙特领导,是对卡塔尔经济实施封锁的一部分战略。沙特对卡塔尔的经济封锁始于2017年6月。

选择

2013-2020年期间,亚足联共有两个独立的谈判过程。第一个谈判发生在亚足联和世界体育集团之间,谈判内容是全球转播权,双方于2009年6月签署合作协议。第二个谈判发生在亚足联和世界体育管理集团与半岛电视台体育频道之间,谈判内容是中东和北非地区的媒体转播权。协议于2011年4月达成。

中东和北非地区的媒体转播权协议条款,包括续约选择在内,似乎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亚足联前主席卡塔尔人穆罕默德·本·哈马姆个人推动的。

2012年,亚足联委托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进行审查,审查结论显示:“虽然谈判过程中确实有亚足联执行委员会的成员参与,但我们能够确定,哈马姆先生似乎在很大程度上推进谈判过程,并做出最终决定”。

重要条款都由本·哈马姆代表亚足联,与世界体育管理集团高管谢默斯•奥布莱恩(Seamus O’Brien)、皮埃尔·卡哈基亚(Pierre Khakhia)以及拜因媒体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纳赛尔·阿尔赫莱菲(Nasser Al-Khelaifi)谈成。以上四人也是交易的签署者。

审查结论还表明:“哈马姆先生与卡塔尔半岛电视台体育频道的总经理纳赛尔·阿尔赫莱菲也有着长久的亲密关系。”

时任亚足联市场总监、现任日本足球协会市场副总监 Saito Satoshi 对普华永道表示,亚足联管理层“质疑续约条款和为期八年的协议期限”,但是哈马姆对该建议置之不理。

普华永道表示,双重续签的选择权给亚足联招致“可能无法找到另一个买家的风险”。

它表示:“我们认为这些协议的重要条款,例如合同价值为三亿美元,是哈马姆先生与世界体育管理集团和半岛电视台体育频道私下谈成的,而不是在正式的亚足联论坛或委员会谈成。管理层表示,他们针对该八年合同期限和续约过程提出的建议,在最终合同并没有得到任何体现,哈马姆先生也没有对最终决定作出任何解释。”

2011年,本·哈马姆被国际足联终身禁止参加任何足球活动。次年,本·哈马姆在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对这一裁决提出质疑,最终该裁决维持原判。

阿尔赫莱菲仍是拜因的主席兼行政总裁,同时也是法甲球队巴黎圣日耳曼的主席。本周,他被选为欧洲足球管理机构欧足联执行委员会的成员。普华永道的审查报告没有表明他在谈判亚足联协议时有过任何不当行为。

亚洲杯福利

SportBusiness 媒体了解,中国足协最终竞标2023年亚洲杯,是因为获得国家体育总局及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支持。

中国足协于2015年提出要竞标,但是一直不清楚中国政府是否会全力支持。亚洲足球专家表示,习近平主席的支持,使得中国比竞争对手韩国更有中标优势。

最终的决定可能在4月份举办的亚足联全体代表大会,或六月份的执行委员会会议上宣布。

如果中国举办2023年亚洲杯这一消息得到证实,那么这对于全球商业版权持有者登峰体育来说将是一个好消息。亚足联在中国的转播权价值如果大幅提高,那么对于登峰体育来说,它更愿意履行为赢得转播权而做出的大胆承诺。

亚足联在中国的媒体转播权目前掌握在零售集团苏宁手上,苏宁与亚足联签订了2017-2020年四年的协议,目前价值为1.1亿美元。

Read article in English

Most recent

Covid-19 pandemic means ‘up to 50 per cent’ of EFL clubs available for sale as distressed assets Premier League clubs thinking of selling minority shareholdings C

When the German Bundesliga presented behind-closed-doors action on Saturday, May 16, it ignited a wave of interest among football fans worldwide, and a reawakening of sponsorships that had gone largely…

Ecommerce live streams are a growing phenomenon in online retail in Asia, and sports businesses are starting to dip their toes in the water.

Venerable maker of sports simulation games has seen a strong resurgence amid the Covid-19 outbreak. Eric Fisher repor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