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中文

新赛季临近,欧足联收割一系列协议

随着新赛季越来越近,欧足联在世界范围内签订大量媒体转播权协议,出售国家队赛事体育资源。

随着新赛季越来越近,欧足联在世界范围内签订大量媒体转播权协议,出售国家队赛事体育资源。

欧洲足球管理机构正在签订2018-19至2021-22赛季最后一批转播权协议。协议中的赛事包括2020年欧洲足球锦标赛、欧洲杯预选赛、国家联赛其他友谊赛。所有协议均由欧足联国家队比赛转播权销售代理创新艺人经纪公司Eleven体育签订。

欧足联仍将在多个地区签订部分转播权的协议。国家联赛的转播权协议目前是最迫在眉睫的,因为9月6日比赛就会打响。欧洲预选赛的第一场比赛将在明年3月21日举行。

与上个赛季相比,一个明显的不同在于欧足联和创新艺人经纪公司Eleven体育已与欧洲各个国家的广播公司达成协议,而不是与公共服务广播公司联盟欧洲广播联盟达成覆盖多个市场的协议。欧洲广播联盟支付了约8000万欧元(合9280万美元),购得了2016年欧洲杯在26个欧洲地区的转播权,另外还支付了8000万欧元,购得了30个欧洲国家的第一方和第二方欧洲资格赛转播权。

在欧洲,欧足联和创新艺人经纪公司Eleven体育通常同时出售欧洲杯预选赛和(或)国家联赛的第一和第二方转播权,分开出售第三方欧洲杯预选赛和(或)国家联赛转播权。在欧洲以外,所有的转播权实际上都是第三方的。

梅地亚赛特传播集团延续与欧足联的伙伴关系

最新一系列协议中价值最高的是在西班牙达成的。西班牙商业广播公司梅地亚赛特以4500至5000万欧元的价格,获得了2020年欧洲杯的所有转播权,以及欧洲杯预选赛和国家联赛的第三方转播权。据称大部分资金都用于购买2020年欧洲杯转播权。梅地亚赛特以2800万欧元的价格购得欧洲杯在西班牙的转播权

梅地亚赛特广播公司的第三方转播权覆盖每个比赛周的第一和第二场比赛;欧足联会将剩余的第三方转播权出售给另一家广播公司。西班牙电信公司Telefonica以约900万欧元的价格,收购2014-15至2017-18赛季所有欧洲杯预选赛第三方转播权

11月,公共服务广播公司西班牙电视台以高达1亿欧元的价格,收购了2018至2022年欧洲杯预选赛和国家联赛的所有第一、二方赛事转播权。

荷兰国家电视台NOS购买国家联赛转播权

荷兰公共广播公司NOS决定向欧足联支付总计约2500万欧元的费用,用于购买2018至2022年欧洲杯预选赛和国家联赛的第一和第二方转播权。NOS将分别以约1500万欧元和1500万欧元的价格,购买欧洲杯预选赛和国家联赛的转播权。

NOS以1800万欧元左右的价格获得2014到2018赛季欧洲杯预选赛的第一和第二方转播权。在今年3月开始新赛季中,NOS才获得了欧洲杯预选赛的转播权。国家联赛的转播权协议是今年6月签下的,当时商业广播公司RTL和SBS都参与了竞标。

2016年12月,NOS与欧足联和创新艺人经纪公司Eleven体育达成协议,以约2600万欧元的价格获得2020年欧洲杯在荷兰的所有转播权

2018到2022年赛季欧洲杯预选赛和国家联赛在荷兰的第三方转播权已经以600万至700万欧元的价格卖给了电信公司Ziggo。该价格比2014至2018赛季Ziggo为购得欧洲杯预选赛的第三方转播权而支付的400万欧元相比上升了至少50%。

拉丁美洲的转播权买家仍旧未变

在拉丁美洲,付费电视广播公司美国直播电视集团联合墨西哥天空电视台(Sky México),以大约2500万美元的价格,购得2018至2022年欧洲杯预选赛和国家联赛的转播权。2014到2018年欧洲杯预选赛的转播权也是被这两家电视台以大约1500万美元的价格购得

转播权费用之所以增长,是因为新赛季体育资源增加了。此前,协议也增加国家联赛在内的转播权。据称,欧足联和创新艺人经纪公司Eleven体育对这一结果感到很满意,因为拉丁美洲地区欧洲足球转播权的竞争不激烈,而且自上一轮协议达成以来,该地区许多国家的货币经历了贬值。

2020年欧洲杯在该地区的转播权尚未卖出。欧足联将2012年和2016年欧洲杯的转播权,通过三笔两场赛事的交易出售给拉美地区国家:一笔是在委内瑞拉与体育广播公司梅里迪亚诺(Meridiano)签订的,价格约100万美元;一笔是在墨西哥与伊比利亚美洲电信公司签订,该公司代表墨西哥媒体集团墨西哥电视有限公司获得了该项转播权,价格约400万美元;还有一笔是在除巴西之外的拉丁美洲其他地区与泛区媒体公司Grupo Albavision 公司签订,价格约为1200万美元。

葡萄牙续约协议

葡萄牙公共服务广播公司RTP以1200万欧元左右的价格,获得了2018至2022年欧洲杯预选赛的第一和第二方转播权。RTP以约700万欧元的价格购买了欧洲广播联盟2014年到2018年欧洲杯预选赛第一和第二方的比赛转播权

付费电视广播公司Sport TV以约200万欧元的价格,获得了2018年至2022赛季欧洲杯预选赛和国家联赛在该国的第三方转播权。Sport TV持有2014到2018赛季欧洲杯预选赛在葡萄牙的第三方转播权,协议价格约为200万欧元。

欧足联和创新艺人经纪公司Eleven体育尚未竞标2020年欧洲杯在该国的转播权。RTP以欧洲广播联盟成员国的身份,在该国拥有2016年欧洲杯的转播权,据称该公司为这张协议支付了约1000万欧元。

日本的潜在麻烦

MP & Silva agency以稍高于1000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了2018至2022赛季欧洲杯预选赛和国家联赛在日本的转播权。MP & Silva签订一张总额约3000万美元的协议,获得2014至2018赛季欧洲杯预选赛和2016年欧洲杯的转播权:其中很大部分费用用于购买2016年欧洲杯转播权。

由于MP & Silva公司未来发展存在不确定性,欧足联和创新艺人经纪公司Eleven体育正与该公司保持定期联系。7月12日,TV Sports Markets爆出消息称,MP & Silva拖欠多项转播权款项,其中包括英格兰超级联赛和欧洲手球联合会。截至笔者撰写本文时,MP & Silva并没有拖欠欧足联的任何转播权款项。

据了解,欧足联和创新艺人经纪公司Eleven体育即将与日本付费电视广播公司Wowow就2020年欧洲杯在日本的转播权达成协议。双方还希望达成日本免费转播权独立协议。

CCTV仍是欧足联在中国的转播商

中国国家电视台中央电视台以约800万美元的价格,获得了2018年至2022赛季欧洲杯预选赛和国家联赛在中国的有线电视转播权。该费用与央视在2014-2018赛季为获得欧洲杯预选赛与平台无关的转播权而支付的费用大致相同。

欧足联和创新艺人经纪公司Eleven体育已将2018至2022赛季欧洲杯预选赛和国家联赛的数字转播权出售给了盛开体育公司,该笔协议是广泛协议的一部分。广泛协议还包括2020年欧洲杯的数字转播权,以及2016-17至2021-22共6个赛季的赞助权。

据悉,整个协议总价值约为2亿欧元,两项体育资源的数字媒体转播权价值约为6000万欧元。盛开体育公司有权将数字版权再授权给其他方。该公司已与媒体公司新英体育传媒集团就2018-19赛季和2020-21赛季的国家联赛转播权达成协议。去年7月,新英体育传媒集团被武汉媒体公司当代明诚文化股份有限公司以5亿美元收购。

据了解,欧足联和创新艺人经纪公司Eleven体育正在与央视就2020年欧洲杯的有线电视转播权进行谈判。央视以约2000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了2016年欧洲杯与平台无关的转播权。

芬兰广播公司继续持有欧洲杯转播权

芬兰公共广播公司芬兰广播公司以450万欧元左右的价格获得了2020年欧洲杯在该国的转播权。芬兰广播公司在芬兰以约400万欧元的价格获得2016年欧洲杯的转播权

芬兰媒体公司北欧娱乐集团以约450万欧元的价格,收购了2018至2022赛季欧洲杯预选赛和国家联赛的所有转播权

中亚系列转播权协议

Saran媒体公司购买了欧洲足联国家队在东欧和中亚众多国家的转播权。其最昂贵的协议在哈萨克斯坦签订:一张是2018-2022赛季欧洲杯预选赛和国家联赛所有的转播权,价格约160万欧元;另一张协议是2020年欧洲杯所有的转播权,价格约80万欧元。

Saran媒体公司拥有2014-2018赛季欧洲杯预选赛在哈萨克斯坦的第一和第二方转播权,协议价值近100万欧元。同一时期的第三方转播权,由多地区体育广播公司Sports Eurasia持有,协议价值达数万欧元。在哈萨克斯坦,Saran媒体公司还持有2016年欧洲杯的转播权,协议价格近100万美元。

此外,该公司还购买了:阿塞拜疆、白俄罗斯、格鲁吉亚和摩尔多瓦2018年至2022赛季欧洲杯预选赛和国家联赛的第三方转播权;2018-2022赛季欧洲杯预选赛和国家联赛的所有转播权,以及2020年欧洲杯所有比赛在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的转播权。

Saran媒体公司必须在同一张协议当中,签下欧洲杯预选赛和国家联赛的转播权,并购买2020年欧洲杯在以上各个国家的转播权。据称,每笔交易价值数万欧元,总额接近30万欧元。

Saran媒体公司将通过其Almasport体育频道使用所购得的转播权,目前该频道在阿塞拜疆、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都可收视。

阿塞拜疆公共服务广播公司İTV作为欧洲广播联盟的会员,拥有2014-2018赛季欧洲杯预选赛第一和第二方转播权,以及2016年欧洲杯的转播权。欧洲杯预选赛的第三方转播权由Saran媒体公司持有。创新艺人经纪公司Eleven体育还没有出售2020年欧洲杯的转播权,也没有出售欧洲杯预选赛和国家联赛在阿塞拜疆的第一和第二方转播权。

作为白俄罗斯公共广播公司,白俄罗斯国家广播电视公司以约80万欧元的价格,获得了欧洲杯预选赛及国家联赛在白俄罗斯的第一、第二方转播权。2020年欧洲杯的转播权正在商谈,因为该公共服务广播公司不愿支付欧足联索要的价格。该广播公司以其欧洲广播联盟会员的身份,拥有2016年欧洲杯以及2014至2018赛季的欧洲杯预选赛在该国的所有转播权。相比之下,Setanta公司仅仅持有欧洲杯预选赛第三方转播权。

格鲁吉亚公共广播公司也利用其欧洲广播联盟成员国身份之便,获得2016年欧洲杯以及2014-2018赛季欧洲杯预选赛的所有第一、二方转播权,而Setanta公司仅仅拥有欧洲杯预选赛第三方转播权。

摩尔多瓦媒体公司GMG以20万欧元的价格购买了欧洲杯预选赛和国家联赛的所有第一、二方转播权。该公司还以约10万欧元的价格购买了2020年欧洲杯在该国的转播权。摩尔多瓦公共服务广播公司TRM也利用其欧洲广播联盟成员国身份之便,获得2016年欧洲杯的所有转播权,以及2014-2018赛季的所有第一、二方转播权。Setanta公司持有欧洲杯预选赛的第三方转播权。

在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Saran媒体公司获得了2014-2018赛季欧洲杯预选赛的第三方转播权,以及2016年欧洲杯的转播权。在乌兹别克斯坦,Saran媒体公司还持有2016年欧洲杯的转播权。

法语欧足联赛事在加拿大的转播权

欧足联和创新艺人经纪公司Eleven体育以略高于100万美元的价格,将2020年欧洲杯的法语转播权卖给加拿大媒体集团魁北克电视网。欧洲杯英语转播权尚未出售,不过据说与贝尔传媒公司的谈判已进入尾声。

据悉,欧足联和创新艺人经纪公司Eleven体育之所以会先出售法语转播权,是因为想要鼓励广播公司争取更多英语转播权。一般而言,法语转播权的价值远低于英语。据专家表示,两者价值比例在8:2至7:3之间。

贝尔传媒以大约800万美元的价格购买2012和2016年欧洲杯的英语和法语转播权。

欧足联和创新艺人经纪公司Eleven体育还出售欧洲杯预选赛和国家联赛的英语或法语转播权。付费电视广播公司罗杰斯以价格约300万美元的协议,购得2014-2018赛季欧洲杯预选赛的英语和法语转播权。

国家联赛转播权卖给以色列

付费电视广播公司Sports Channel以约100万欧元的价格,购得2018-2022赛季所有国家联赛在以色列的转播权。

欧足联和创新艺人经纪公司Eleven体育正与一家当地电视台进行独家谈判,该电视台希望获得2018-2022赛季欧洲杯预选赛以及2020年欧洲杯的转播权。

以色列广播局作为欧洲广播联盟的成员之一,持有参加2014-2018赛季欧洲杯预选赛的第一和第二方转播权。付费电视广播公司查尔顿持有同期欧洲杯预选赛第三方转播权,协议价值约100万欧元。查尔顿以约600万欧元的价格购得2016年欧洲杯在该国的转播权

Eleven体育继续与台湾合作

付费电视广播公司壹拾壹体育已获得未来四年欧足联国家队所有赛事在台湾的转播权。该公司将支付约40万美元购买2020年欧洲杯的转播权,约30万美元购买2018-2022赛季欧洲杯预选赛和国家联赛的转播权。

公司获得了2016年欧洲杯以及2016-17赛季和2017-18赛季欧洲杯预选赛的转播权,协议总价格约50万美元。据悉,该笔费用其中约37.5万美元购买2016欧洲杯转播权,约12.5万美元购买欧洲杯预选赛转播权。外界认为,最初协议包含延期的选择权。

欧足联赛事在斐济的转播权价格持平

商业广播公司FBC以大约5万美元的价格获得了2020年欧洲杯在斐济和太平洋岛屿的转播权。该费用与媒体公司Click TV购买2016欧洲杯转播权的费用大致相同。欧足联和创新艺人经纪公司Eleven体育不愿意与Click TV续约,因为该公司仍拖欠2016欧洲杯转播权的款项。

欧洲杯预选赛和国家联赛的转播权仍有待出售。2014-2018赛季的欧洲杯预选赛转播权由付费电视广播公司娱乐体育节目电视网持有,该公司在该地区播出相关赛事,因为该公司获得了欧洲杯预选赛在大洋洲的转播权。

Read article in English

Most recent

Sixteen current NBA players to take part in inaugural "NBA 2K Players Tournament" Competitors include Kevin Durant, Trae Young, Donovan Mitchell, and Devon Booker

When the Indian Premier League enacted cost-cutting measures in March 2020, franchises were shocked given the relative profitability in recent years. John Duerden takes a closer look at how the coronavirus outbreak led to the decision.

The race’s popularity among young fans, both new and existing, has shown F1’s senior executives that video games and esports can be central to engaging under-25s.

The Covid-19 pandemic has hit Australia’s major sports with varying degrees of sever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