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盈方有望通过销售国际足联在亚洲的转播权,赚取巨额利润

TV Sports Markets 消息,盈方代理已超出向国际足联(FIFA)担保的2018和2022年世界杯在亚洲的转播权费用。盈方仍在销售2022年世界杯的转播权,销售对象不包括最有价值的中国市场。

France celebrate victory at the 2018 Fifa World Cup

  • 盈方通过销售20152022年国际足联亚洲赛事的媒体转播权,赚取6.583亿美元
  • 国际足联将这期间的转播权以6亿美元的最低担保卖给了盈方
  • 盈方仍然拥有除中国外所有地区的2022年世界杯媒体销售权

据 TV Sports Markets 消息,盈方代理已超出向国际足联(FIFA)担保的2018和2022年世界杯在亚洲的转播权。盈方仍在销售2022年世界杯的转播权,销售对象不包括最有价值的中国市场。

2011年10月,盈方获得了2015年至2022年国际足联所有赛事(包括2018和2022年世界杯)在26个亚洲国家和地区的转播权。这笔与世界足球机构国际足联(FIFA)达成的协议,价值至少在6亿美元(合5.112亿欧元)(TV Sports Markets 196

盈方代理的亚洲媒体版权包含以下国家和地区:阿富汗、孟加拉国、不丹、柬埔寨、中国、香港、印度、印尼、吉尔吉斯斯坦、老挝、澳门、马尔代夫、蒙古、缅甸、尼泊尔、巴基斯坦、菲律宾、新加坡、斯里兰卡、台湾、塔吉克斯坦、泰国、东帝汶、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越南。

根据 TV Sports Markets 的调查研究,盈方以6.583亿美元的总价格出售了2018年世界杯在亚洲26个国家和地区的转播权,以及2022年世界杯在中国的转播权。

外界猜测,盈方从中可获取约为12%的佣金。超过担保的收入将以80:20的比例与国际足联分享,国际足联分得大杯羹。盈方逐一出售国际足联的转播权,向国际足联推荐潜在的交易,后者负责签署所有协议。

上轮交易

2007到2014年国际足联在亚洲的媒体转播权(包括2010和2014年的世界杯足球赛),由盈方和日本代理电通公司合资的足球媒体服务集团(Football Media Services)所有。该协议涵盖的亚洲国家和地区,和2015-2022年盈方跟国际足联的协议所覆盖的基本一致,只是不包含泰国的转播权,但是包含了后者所不包含的韩国、朝鲜、马来西亚以及文莱。

据外界猜测,足球媒体服务集团以3.5亿美元担保金的价格购买国际足联的转播权,又以超过6.25亿美元的价格转售。足球媒体服务集团从中获取至少15%的佣金,并与国际足联平分了超过担保金的收入。外界猜测,足球媒体服务集团从中赚取超过两亿美元(TV Sports Markets 184

盈方逐一市场销售

截至目前,盈方签署的最有利可图的协议是在中国完成的。该代理以约4.05亿美元的价格将2018和2022年的转播权销售给中国中央电视台。此前一轮中,中国中央电视台以1.25亿美元的价格购买涵盖2010和2014年的转播权(TV Sports Markets 2120)。中国是唯一一个盈方转售过两次世界杯转播权的市场。这是因为中国中央电视台提供了额外的费用。

中国中央电视台同意与地区性电视台转售2018年世界杯的转播权,包括北京卫视、广东卫视、西藏卫视、天津卫视和上海广播电视台。

2018年世界杯在香港的转播权最初由数字流媒体乐视体育以7000万美元的价格获得。后来,乐视体育出现了财务问题,在退出广播市场之前,乐视以约4000万美元的价格,将转播权出售给了电讯盈科(TV Sports Markets 2122)。

2014年世界杯的香港转播权由商业广播公司香港电视广播公司持有,该协议价值约3700万美元。付费电视公司香港有线宽频(i-Cable)以约3400万美元的价格获取2010年世界杯的转播权。

盈方以约6000万美元的价格将2018年世界杯印尼转播权出售给了 Futbal Momentum Asia (FMA)代理。FMA以9600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了2010和2014年世界杯的转播权,其中2010年为4100万美元,2014年为5500万美元。

FMA 将2018年电视转播权出售给了媒体集团 Trans Media、Telkom 电信公司和付费电视广播公司 K-Vision。FMA 还向移动通信公司 Telkomsel出售了手机转播权,也向流媒体服务公司 Klix TV 出售了互联网转播权。

覆盖印度次大陆地区的协议跟一般的协议不同,它包含2014和2018年世界杯这两个不同的转播权周期。付费电视广播公司 Multi Screen Media(现为索尼影视娱乐有限公司印度分公司)以9000万美元的总价格购买2014和2018年世界杯的转播权,2014年4000万美元,2018年5000万美元。该协议覆盖印度次大陆国家——孟加拉国、不丹、印度、马尔代夫、尼泊尔、巴基斯坦和斯里兰卡——但其中85%-90%的价值花在购买印度转播权。

2010年印度次大陆世界杯的转播权由泛地区付费电视广播公司 ESPN Star Sports (现为星空集团印度公司)持有,协议价值约4200万美元(TV Sports Markets 1522)。

2018年转售版权协议与以下国家达成:孟加拉国:通过LSD媒体与地方广播公司 Nagorik TV、付费电视广播公司 Maasranga Television和公共广播公司BTV达成转售协议;马尔代夫:公共广播公司PSM;尼泊尔:通过 Media Hub 与付费电视广播公司Dish Media Network、商业和付费电视广播公司Kantipur TV和公共广播公司Nepal TV达成转售协议;巴基斯坦:公共广播公司PTV;斯里兰卡:公共广播公司Rupavahini。

在泰国,2018年世界杯的转播权以约3000万美元的价格销售给付费电视运营商TrueVisions。2010年和2014年世界杯的转播权被国际足联以约1000万美元的价格销售给当时的泰国足球协会主席沃拉威·马库迪(Worawi Makudi)。随后,这两次世界杯的转播权以4000万美元的价格转卖给了付费电视运营商RS。

在新加坡,世界杯的转播受到跨台联播规定的限制,这意味着该国两大主要付费电视平台——新加坡电信有限公司(Singtel)和星和电信(StarHub)——都不能独家获得转播权。新加坡电信以约2000万美元的价格购买2018年的转播权,随后将转播权转售给星和电信(StarHub)和新传媒私人有限公司(Mediacorp)。2014年,新加坡电信以大约2000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了转播权,随后将其转售给Mediacorp。2010年,新加坡电信和星和电信(StarHub)以1700万美元的价格平分转播权。

2018年世界杯在越南的转播权被公共广播电视台VTV以1000万美元左右的价格购得。最初,盈方以约1500万美元的价格销售64场比赛的转播权。这笔费用大抵相当 MP & Silva 代理购买2014年世界杯转播权所花费的1000万美元——MP & Silva以约70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VTV。电通阿尔法代理以425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了2010年世界杯的转播权(TV Sports Markets 178)。

付费电视广播公司 SkyNet 以约500万美元购得2018年世界杯在缅甸的转播权。该协议由 SkyNet 的母公司 Daruma 达成。SkyNet 以类似价格购买2014年世界杯的转播权。2010年南非世界杯在缅甸的转播权由娱乐公司 BEC-Tero 以约100万美元的价格获得。

在台湾,数字运营商爱尔达(Elta)以约400万美元的价格从盈方手中买下了2018年的转播权。爱尔达将台湾公共广播电视集团所拥有的2018年世界杯转播权转售给中华电视公司。爱尔达之前也以约280万美元的价格购买2014年世界杯的转播权。

2018年世界杯在菲律宾的转播权由媒体公司 ABS-CBN 无线电视广播集团以 约220万美元的价格购得。ABS-CBN 无线电视广播集团还签署了价值分别为190万美元和100万美元的协议,获得2014和2010年世界杯的转播权。

Saran 媒体代理签署两张协议获得了世界杯在“斯坦(Stan)”地区的转播权,协议价值约为50万美元:其中一张转播协议针对阿富汗转播权,价值约15万美元;另一张涉及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的转播权,价值约35万美元。

Saran Media 将2018年世界杯的转播权出售给了以下几家公司:阿富汗的免费广播公司 Ariana 电视网络、吉尔吉斯斯坦的公共广播公司 KTRK、塔吉克斯坦的国家广播公司 Varzish 卫视和乌兹别克斯坦的新闻机构 Uzreport(Uzreport通过电视和足球频道播出相关报道)。

Ariana 以大约12万美元的价格直接获得了2014年世界杯在阿富汗的转播权。外界猜测,Saran 媒体以约30万美元的价格购买在其他四个“斯坦(Stan)”地区的转播权。

商业广播公司 NTV 以大约50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了2018年世界杯在蒙古的转播权。NTV将部分转播权转售给国家广播公司MNB。2014年世界杯在蒙古的转播权由 Emerge Television 以不足50万美元的价格购买。商业广播公司 C1 以18万美元的价格获得了2010年世界杯的转播权,并以5万美元的价格获得了2006年世界杯的转播权。

柬埔寨免费广播公司 CTN 以40万美元左右的价格获得了2018年世界杯的转播权。CTN 由柬埔寨广播服务公司运营,归当地企业集团皇家集团所有。外界猜测,CTN 以30多万美元的价格购买2014年世界杯在柬埔寨的转播权。

澳门公共广播公司 TDM 以约40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了2018年世界杯的转播权。TDM 以约30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了2014年世界杯的转播权。

私营广播公司 ETO Telco 以约20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了2018年世界杯在东帝汶的转播权。2014年世界杯的转播权以约5万美元的价格被公共广播公司 RTTL 购买持有。

在老挝,公共广播公司 TVLao 以10万多美元的价格从盈方手中购得2018年世界杯的转播权。据悉,这家电视台以约9万美元的价格购得2014年世界杯的转播权。

其他亚洲国家和地区的国际足联转播权

盈方的协议不包括日本、朝鲜、韩国、马来西亚和文莱。

电通以近4.5亿美元的价格购买2018年和2022年世界杯在日本的转播权。电通将2018年的转播权出售给了日本公共广播公司 NHK 和商业广播公司富士电视台(Fuji TV)、日本广播公司(Nippon TV)、东京广播公司、朝日电视台(TV Asahi)和东京电视台(TV Tokyo)(TV Sports Markets 2111)。电通以大约3亿美元的价格购买了2010年和2014年世界杯在日本的转播权。

公共广播 SBS 以约1.9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2018年和2022年世界杯在朝鲜和韩国的转播权。SBS 将转播权转售给韩国商业广播公司 KBS 和 MBC。在朝鲜,国际足联经过 SBS 同意,将世界杯转播权出售给了国有电视台 KRT。SBS 以约1.4亿美元的价格购买了2010年和2014年世界杯在两国的转播权。

2018年和2022年世界杯在马来西亚和文莱的转播权由 M-League 代理以8000多万美元的协议获得。M-League 以6400万美元的价格,将2018年国际足联在马来西亚和文莱所有比赛的转播权卖给了付费电视广播公司 Astro。M-League 还以3000万林吉特(马来西亚货币)(合约640万欧元/750万美元)的价格向马来西亚公共广播公司 RTM 出售了2018年世界杯41场比赛的免费转播权,其中28场现场直播,13场延播。当地的 Maxis 电信公司和亚洲航空公司赞助 TV1 和 TV2 免费频道,以此支付转播费用: Maxis 付费1800万林吉特,而亚航付费1200万林吉特。

M-League以总价值5500万美元的协议获得了2010年和2014年两届世界杯的转播权,其中2010年的转播权价格约为2500万美元,2014年的转播权价格约为3000万美元。

To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click here.

Most recent

Basketball Champions League CEO Patrick Comninos describes how the fledgling basketball competition has tried to maintain momentum during a troubled year and its plans to resume this year's season with a Final-Eight competition in Athens. Kevin Roberts reports.

Miami is focusing on sporting events that will generate a positive economic impact and reflect the city’s diverse heritage as it bids to recover from the devastating impact of Covid-19. Bradley Rial reports.

Independent consultant Jackey Ho outlines his ideas on how rights-holders and media partners can use content and advertising to further increase the value of their product

SportBusiness speaks to Azhan Shafriman Hanif, Sepang International Circuit’s newly-appointed chief executive about his plans to overcome the current economic uncertainties created by the Covid-19 pandem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