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中文

访谈马国力 | 姚明的老朋友谈中国篮协改革

  • 中国篮球协会尝试摆脱政府控制
  • 中国职业篮球联赛掌握自己的商业版权
  • 目前20个俱乐部持有联赛5%的股份

虽然旅游市场的宣传标语数不胜数,描述方法也灵活多样,但北京晋元庄真的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这个地方位于北京城四环路外围西边一处名不见经传工业区,天空灰蒙蒙的,面积规模不大,也没有现代化的气息,也不见高耸入天的大厦,但是,这里也不是什么都没有。

地铁1号前的西端终点苹果园站,离东端终点也不远,但这附近找不到能够散步的地方。这里的高速公路是三行道的,而不是六行道,楼房20层高,而不是70层,从北部很容易就能看到鹫峰国家森林公园的山峰。这里的计程车也不多,但遇到没有滴滴打车软件的外国人会可能停下来。滴滴是“中国的优步”,是当今中国人出行的便捷交通方式。但是这个区域是中国体育行业悄无声息进行改革的核心地带。

南部不远处就是老山自行车馆,专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而建的现代自行车设施;东边靠近城市的地方是雄伟的五棵松文化体育中心,该室内场馆也是位2008年奥运会而建的,现在也称凯迪拉克中心。而这个地方是收入排行世界第二的中国男子篮球职业联赛的行政人员的办公大楼,稍微小型的北京首钢篮球中心就在此地附近。

中国篮球协会成立于1995年,比中超联赛早了近10年。与中超联赛相比,中国篮球协会的发展更为稳定,也没有那么声名显赫。篮球运动在中国渐渐变得流行,加上本身受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美国NBA的开创性举措,中国政府也愈发意识自身有责任发展篮球运动,提高国家国民健康素质和自信心,于是中国篮球协会成立了,当时有个名叫姚明的14岁的七尺男儿正在思索篮球生涯该何去何从。姚明在上海东方大鲨鱼队服役五年,随后在2003年加入NBA及休斯顿火箭队,开始了辉煌的职业生涯,点燃了国内篮球迷的沸腾热血。

姚明退役后七年的今天,他仍然经常出现在中国体育界。他的形象在每个城市街道处处可见,成千上万的地铁站电视荧屏都能看到他的脸,他仍然运筹帷幄,指导中国篮球运动的发展方向。

2017年2月,现年37岁的前NBA全明星球员、篮球名人堂入会球员、年轻时效力的上海东方大鲨鱼队老板姚明当选中国篮球协会主席。而且毫不夸张地说,这是他这辈子最具挑战性的角色。因为姚明不仅仅是一个管理者,隐藏在中国体育背后不透明权力架构的领袖,也不仅仅是推行政府“苦策”的“蜜糖”。他把自己看成变革领导,并推行一系列雄心勃勃的改革措施,有望重塑中国篮球的组织形式。

姚明在NBA体系中得到的教育,让他明白球员选拔、交易体系、工资结构、场内娱乐、严格的裁判标准、竞争平衡和市场营销这些因素是如何一起影响高品质产品的打造。他明白,只有共同的利益,才能让大家朝着同一个方向努力。另一方面,他也越来越了解中国政府的运作。担任中国篮球协会主席意味着要用他的公民权利换取“外交护照”,这在中国来说并不是那么光彩的事,同时也意味着他要在中央政府的体育和教育体制内工作。对姚明而言,平衡责任压力、跟中国政治的圆滑世故打交道,以及让中国篮球协会更接近“NBA模式”的愿景,这些都是时时刻刻的挑战。

(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但他不是单枪匹马。跟他并肩作战的还有他的老友马国力,姚明的合作伙伴、商业伙伴,一位为中国体育产业的发展做出了比大多数人更多的贡献的人物。根据中国篮球协会发布最新数据,中国有3亿人积极参与篮球运动。这一数据可信度有待确认。如果姚明一直激励篮球运动发展,那么马国力的决定可以说也是推动因素。从商业角度看,NBA是在中国的最成功的国际体育联盟,它的成功故事几乎是体育行业内家喻户晓的:比任何人都先发现中国市场的潜力,接着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NBA总裁大卫·斯特恩努力在中国建立联系,恳求国家广播公司CCTV在电视等媒体渠道播出比赛,通过航空邮件发送NBA比赛录像带。那些录像带最终落在了马国力的桌面上,他答应了NBA的请求。

首先从1982中央电视台说起,从1989年到2005年,马国力担任隶属政府的中央电视台体育部的主任,2005年,他被借调担任中国政府代表和北京奥林匹克转播公司首席运营官,该公司是2008年设立的合资公司,为奥运会播出赛事。奥运会结束后,马国力同意担任盈方体育传媒集团中国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及总裁。盈方最大的中国客户不是别家,正是中国篮球协会,拥有后者的全部商业版权。

2012年,也就是盈方与中国篮球协会签订最初7年协议的最后一年,盈方本赛季的电视观众累计达到7亿人,比2005年增长了130%。在马国力的领导下,盈方赞助商的数量增加了两倍,耐克、UPS和天梭等全球头等品牌也加入赞助商行列。2012年9月初,盈方与中国篮球协会续签5年合同,据报道该合同的保证金为2.7亿美元。该笔保证金的很大一部分来源于中国运动品牌李宁,这也是马国力一手策划的。据报道,李宁同意以每赛季6000万美元的价格,成为CBA在未来5年的主要合作伙伴。

马国力这位精明的商人,知道如何跟政府打交道。当姚明给马国力打电话,邀请他一起踏上新征程时,即使想稍微放松一下的65岁的马国力也发现盛情难却。

马国力解释道:“我的头衔是顾问主席,我的职责就是帮助公司正常经营。”当然了,他是这份工作的不二人选。目前为止,姚明任期期间最大的变化,就是结构发生了转变,中国篮球协会实际上变成了一个私人实体。马国力的办公室在晋元庄中国篮球协会大楼的19层,紧挨着姚明的办公室,但主席本人更经常出现在中国篮球协会的办公室,坐落在北京东部政府大楼鳞次栉比的地方。

这座位于西部的中国篮球协会建筑与其周围环境融为一体,符合众多20世纪北京建筑所特有的共产主义建筑美学。但如果乘电梯到19楼,破旧的米黄色就会被明亮的白色所取代,给人的感觉这间办公室更像是一家矢志追求进步的美国企业,而不是中国政府的行政机构。在某种程度上,矢志追求进步就是重点。具有类似与中国篮球协会身份的中国足球协会,几年前也经历了自身的改革,但职业联赛、与足协和政府之间本应存在的分歧充其量只是名存实亡。中国篮球协会与中国足球协会在同一栋办公楼,只是楼层不同。

马国力表示:“虽然我们有21年的历史,但我们还是一家年轻的公司。”“在此之前,整个中国男子篮球职业联赛属于政府,但七月份之后,归俱乐部所有。公司有20位股东,每一家俱乐部各持股5%的股权。但是我们必须把联赛办好,所以我们仍然需要传统的方式,需要老球队。所以我们公司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政府的赛事管理人员,另一部分是来自总部设在这里的盈方中国的销售和商业团队,大约有56人。我们之前负责联赛的市场版权。所以姚明叫我合并这两个主要的部分,在未来经营联赛的市场版权。”

最明显的变化是季后赛体系,今年球队数量增加至10支球队。球员选拔制度、球队增加和更独特的会议制度还有待落实。关于姚明在国家队层面创新越来越清晰了,他做了试验,让两支中国球队在2019年国际篮联世界杯之前处于同一水平竞争。2019年国际篮联世界杯将在中国举办。

场外改革已经有了成效,不仅仅是从长远的角度来看,俱乐部老板们现在就能够从他们共享的联赛所有权当中获得收益。虽然盈方和其他第三方机构仍保留在中国职业篮球联赛在多个国际地区的媒体权,但联赛已经控制自己的大部分商业版权。交接期的进展似乎很顺利。据马国力表示,李宁最近续签重要的协议,联赛的大多数合作伙伴都在继续合作。马国力表示:“媒体版权收入和赞助收入的比例几乎是1:1,所以挺健康的。”“李宁仍然是主要的合作伙伴,我们与中国人寿也签订了新的战略合作伙伴协议。新的合作伙伴源源不断,而且之前的老伙伴也继续与中国篮球协会保持合作关系。形势非常好。”

虽然篮球在中国很受欢迎,但是中国篮球协会的产品还不是很普遍。中国职业篮球联赛的赛季只从10月持续到4月,比赛日的数量与NBA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2015年,NBA与数字广播公司腾讯签署了7亿美元的5年合约,让人们看到了篮球在中国的商业潜力。

今年中国篮球协会的新举措,就是扩大电视合作伙伴的合作,并在此基础上制定明确的战略,在播出时间和营收之间取得平衡。

“在过去我们有三个比赛日,分别是周三、周五和周日。但现在我们每周还有另外两到三场比赛,周二到周日每天都有比赛。在2017/18赛季之前,我们与央视和包括腾讯、直播TV在内的数字合作伙伴签署了一份为期10年的新协议,与这些合作伙伴平分版权,但是我们需要考虑这两类广播公司各自的需求。比如我们给CCTV播出周二至周日比赛的选择权。如果他们想每天都播出,也可以;如果不想,他们可以自由选择。”

“但我们给了新媒体平台再周四播出比赛的机会,周四CCTV不播出,只有新媒体平台播出。同时,我们生产许多只由新媒体平台播出的内容。在未来,我们想要为新媒体和付费媒体平台生产更多独家内容,所以我们集聚内部生产能力,实现这一愿景。”

在加入姚明的项目之前,马国力在时运不济的体育流媒体公司乐视体育工作了一年半。他非常清楚在体育媒体市场过度投机的危险,每个人都热血沸腾,而真正知道怎样将投机转为经济效益的人寥寥无几。看到中国足球的收入,无论是转会费,还是体奥动力在2016年为中超联赛版权支付的10亿美元,马国力内心惶恐不安。

“(体奥动力购买中超联赛版权的时候,)我还在盈方中国公司工作。我们准备竞标,但不够资格。对于我们个人而言,我没想过要高价购买。中国有这么多风险资本。过去三四年发生的都是由资本推动的。”

“但是体育运动是传统的业务。你不能理所当然地想,今年联赛卖1亿,明年卖10亿。价格涨得太快了。对于中国篮球协会而言,我们保持冷静,求得稳定,逐步前进。”

“中国篮球跟足球大相径庭。首先很大的不同点,就是篮球的老板通常不是大老板。他们有钱,还算不上腰缠万贯。其次,他们真心热爱篮球。许多俱乐部的老板每周都打篮球。他们清楚,篮球是长远的业务。”

“第三,我们真的没有那么大的雄心壮志,将中国职业篮球联赛发展成为世界第一的联赛,那根本就是痴人说梦!我们想要娱乐当地社会群众,为联赛取得稳定的经济收益。NBA是世界第一的篮球联赛;但是中国职业篮球联赛可以成为第二。”

“但是我们需要做很多宣传,需要更多机构、球队、更长远的计划和更多的技术支持,还需要更好的影像和更高的媒体曝光率。因为我们公司去年七月份才成立,赛季去年10月份刚开始,所以我们正在努力朝着这一目标前进,所谓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说完这些话,马国力穿过办公室,走进电梯,下到大楼脚下看起来普普通通的中庭,准备又一次开车驶上十分拥堵的北京道路,去和他在城市另一端的老朋友姚明共进晚餐。

To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click here.

Most recent

Jerry Korczak, managing director, sports finance, at Macquarie Group, considers the range of finance options available to football clubs to help them navigate the challenges ahead

Last week SportBusiness invited a group of senior black and ethic minority executives to take part in a webinar exploring how sports organisations can increase diversity and inclusion in their workforces. Here we summarise five strategies outlined in the discussion.

Natalie Portman and Serena Williams are among the 33-strong, female-led ownership group of the NWSL's latest expansion team, which has high hopes that "the world will pay attention" to its efforts on and off the field. Bob Williams reports

Pro Football Hall of Fame president David Baker tells SportBusiness how the iconic facility in Canton, Ohio, is looking to overcome calling off Hall of Fame Game and postponing its centennial enshrinement ceremony this year due to the Covid-19 pandemic